「快點快點,快要來不及了!」急急忙忙揮著鍋鏟,家聿緊張得滿頭大汗。

駱書翰只是游刃有餘地切著黃瓜絲。「還早,不用擔心。」

家聿還是緊張。這是他策劃許久的生日驚喜,雖然因為裴浩出差而延遲了幾天,但還是不容出差錯的——偏偏他是個很容易出差錯的人,當然更加緊張。

「浩他七點半到機場,到家大概是八點多,現在他已經下飛機了,可是還有三道菜沒做……」

「有我在,怕什麼?」駱書翰橫他一眼。

「我怕他看到你啊……」家聿小聲說。「這樣他會以為都是你做的,到時候功勞都被你搶走了,我吃什麼啊?」

「說真的,我也覺得自己的功勞最大,他和你都得感謝我才對。」駱書翰將黃瓜絲、火腿絲、蛋絲、雞肉絲等都擺在涼麵上,開始調起醬汁。「放心吧,我會提前十分鐘離開,讓你好好『吃』他。」

義氣十足的話讓家聿雙眼水汪汪,張大雙臂就要抱他:「你真是我的好兄弟,阿翰!」

「喂,你想謀殺啊!」駱書翰沒好氣地拿筷子架開家聿手上還滴著熱湯的鍋鏟。

又忙和了一陣,起鍋、裝盛、擺盤,好不容易一切就緒,駱書翰突然想起:「啊,還有甜點。」

「對噢!」本還坐在椅子上喘氣的家聿連忙跳起,急急跑向冰箱,拿出那鍋已經冰鎮涼透的西米露,才放在桌上要回身,駱書翰卻不知想到什麼又要進廚房,兩個傢伙頓時撞在一起,地上又有些潮,駱書翰腳一滑,下意識拉住家聿,兩人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。

「痛!」
  「好痛……」

兩人同時哀嚎,捂著被撞疼的額頭一時起不了身,只覺一陣耳鳴,外頭有什麼聲響也聽不見。

率先恢復的駱書翰氣極,一把扯住家聿領子。「嚴家聿,你這白痴!」

「我哪有……」小狼狗大聲喊冤。還要辯解,一雙修長的腿便落入他眼簾。

「……這是……在幹什麼?」裴浩冷靜低沉的聲音響起。

家聿先是一愣,隨即一把跳起,便往裴浩撲去。

「浩,你回來了——唉唷好痛!」腦袋挨上一拳,家聿捂著頭委屈地瞅著一臉鐵青的裴浩。「浩你怎麼了?」

裴浩沒有答腔,內斂的黑眸看著爬起來站定的駱書翰,抿了抿唇,伸出手。「你好,歡迎來作客。」

駱書翰怔了怔,也伸出手和裴浩握了下。「你好,我是駱書翰,是家聿的大學同班同學。」

裴浩點點頭,掃了那桌子菜一眼。「這是什麼?」

小狼狗眼一亮,忙要邀功,「浩,我跟你說,這個是我做……」

還沒說完,便讓裴浩打斷。「既然這樣,不介意我找個朋友一同來吃飯吧?」也不問家聿意見,他走到門邊,「肖染,剛好要用飯,一起吃吧?」

朱肖染微微一笑。「那就打擾了。」

看見走進門的高大的、儒雅的、成熟的朱肖染,家聿差點沒哭了。

這是怎麼一回事?為什麼裴浩出了趟國便帶個男人回家了?為什麼那男的和他站在一起又該死的匹配?又為什麼他要留那男人下來吃他費心做好的晚餐?

駱書翰沒看出端倪,只是拍拍他。「你男朋友啊?很帥欸,配你太可惜了。」

本是一句玩笑話,卻見家聿猛地轉過臉,大受打擊地看著他:「連你也這麼說……」

嗚咽著,便走進廚房切水果了,駱書翰連忙跟進去。「喂,你幹嘛?我開玩笑的啊。」

「可是我當真了啊。」小狼狗抽噎地切著蘋果。「這是我花了好久的時間為他準備的,他居然要找一個陌生的男人一同分享……」說著,紅著眼又瞟了駱書翰一眼。「還有你……嗚,兩個大燈泡。」

「我又不是故意的。」駱書翰舉起手辯解。「是你男朋友讓我留下來的,要不,我等一下就離開,行了吧?」

小狼狗的眼眶還是紅紅的,索性得寸進尺地要求:「那你能不能順便把那個男的一起帶走?」

「……嚴家聿,你別強人所難好不好!」駱書翰氣得也敲了家聿一記。

第四章

  晚餐,吃得極為沉默。由於駱書翰先走一步,只剩下家聿、裴浩和朱肖染。三人安靜地用著飯,席間只有朱肖染和裴浩細細的交談聲,談話內容家聿也聽不懂,根本插不上話。

小狼狗徹底淪為一團空氣,只能邊扒飯邊用怨恨無比的眼神打量朱肖染。

  越看,越覺得緊張。

  雖然和裴浩交往的天數成功地達到一年十個月零七天,期間也過得甜甜蜜蜜你儂我儂,對方沒出軌、自己沒偷吃,可是、可是……這是他頭一回看見裴浩帶外人回家啊!裴浩是個極注重隱私的人,不是親朋好友根本進不了門,加上有自己在,他更會因為討厭落人口實而不讓他人踏入,那這個朱肖染……是怎麼回事?

  忿忿地又扒了口飯,家聿他瞪、用力瞪、死命瞪,然後,他收到對方一記打量的眼神……不,說打量根本不算,那對眼睛裡頭藏著的根本是不屑!就像是在對他挑釁說:你這乳臭未乾又沒擔當的傢伙,比得上成熟又事業有成的我嗎?

  小狼狗那個氣啊,立刻拍了一下桌子:「喂,你……」

  還沒吼完,裴浩已經冷眼森森掃來,讓他縮了一下脖子。

  「你幹嘛?」裴浩冷聲問。

  「我、我……」家聿嘴巴張闔一陣,最後只能忿忿一扁。「我吃飽了!」

所以快點把那姓朱的傢伙趕回去,浩你該用你的身體犒賞我的努力了呀!

結果,心底的話根本傳不到裴浩心中,只換來對方冷淡一點頭。「那好,我們也吃飽了,你把東西收一收。」

說著,和朱肖染便轉了陣地,到客廳裡聊天了。

且不搭理家聿氣得咬牙切齒怒火中傷,和朱肖染坐在客廳裡的裴浩臉上冷淡褪下,換上尷尬。

「他就是你男朋友?」朱肖染笑了笑。「很年輕啊,幾歲?」

「……十九。」

「才十九歲啊……」朱肖染笑得意味深長。「裴浩,你不覺得他太年輕、太漂亮了?老實說我第一眼看見他的時候,還以為是個女孩子。」

裴浩不甚自在地笑了下。「很多人都這麼說。」

「個性也太嬌了,要人寵。」

「他年紀還小……」

「是啊,年紀小,所以性子也不穩定。」朱肖染看著裴浩,說:「我在門邊也看見了,他和剛才那個男孩子在地板上抱在一起。」

朱肖染的話勾起剛才進門時所見的那幕,裴浩臉色沉了沉,「那可能只是個意外。」是個讓他看了非常不高興的意外。

「你還替他辯解?看來你是真的喜歡他啊……」朱肖染嘆了口氣,微微接近裴浩。「可是,你辯解的口氣讓人覺得你心裡很不痛快。」

裴浩臉色一僵,沒再說話。

是的,他不痛快。雖然很多時候他對廚房的纏人精表現的不屑一顧,但那不代表自己對他沒有佔有慾。是因為信任,所以才沒想束縛對方,想不到……他忽然想起不久前撥打電話給家聿時,曾經聽見的曖昩對話,臉色更為難看。

裴浩悶悶地想著,耳畔,朱肖染又說:「裴浩,雖然你一直說那一夜是喝醉了,要我忘記,但是這幾天下來,我發現我似乎更喜歡你了。」

朱肖染的話讓裴浩驚彈一下,臉上又是尷尬又是羞窘。「肖染,你別開玩笑了!那一晚根本是個天大的玩笑,你不應該認真!」

喝醉的隔天,他醒來之後便發現自己全身被脫得一乾二淨,而朱肖染則躺在他身邊,嚇得他立刻起身。跟著醒來的朱肖染談起昨晚,裴浩才知道兩人居然……當然他們並沒有進入對方,因為裴浩在發洩過後便睡著了,而朱肖染並沒有姦屍的惡劣興趣。

從那之後,朱肖染便老是用興味盎然的眼光看著他,甚至要求交往。裴浩邀他回來本只為讓朱肖染看過家聿之後便死心,哪知道那條笨狗居然在屋裡和另一名美少年摟摟抱抱,差點沒氣死他,也讓他心頭打的如意算盤落空!

裴浩的拒絕並不能讓朱肖染打消念頭,反而扳起他下巴,「裴浩,如果今天你讓我看見你的情人是個比我還要優秀的男人,我會識趣地離開。可是你拿那種漂亮過頭又年輕的傢伙來拒絕我,老實說,我不服氣。」

裴浩想退,偏偏後頭便是沙發,只能撥開朱肖染的手。「肖染,拜託你別鬧了,我……」

朱肖染只是用炯炯有神的雙眸盯著裴浩。「裴浩,選我吧,嗯?我比他可靠多了,不是嗎?試著和我交往看看,我相信我們會合拍的。」

「我……」

裴浩張唇要再拒絕,下一刻,朱肖染竟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將頭壓下,嘴巴疊在他唇上,舌頭也順勢探入。

裴浩嚇了一大跳,皺起眉厭惡地要推開對方,但有人比他快了一步——

「你幹什麼!」

家聿狠狠推開膽敢在他眼皮底下佔他家裴浩便宜的傢伙,想也不想便揍了朱肖染一拳。

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朱肖染並沒有閃避,昂頭吃了家聿一記拳頭。

「你……浩是我的你知不知道!」家聿緊緊抱住裴浩,氣勢兇狠地大叫。「你滾,我不准你再接近他,要讓我看到,我會打死你!」

「你的?他身上標上號了嗎?」抹去唇畔血漬,朱肖染輕笑一聲。「至於你這一拳我就當是挑戰書了,我接受你的挑戰,也會卯足勁追求裴浩,你等著吧。」

朱肖染看向裴浩,笑了笑,「裴浩,那一晚真的很令我難忘,我希望你能鄭重考慮我的提議。那,禮拜一公司見了。」

瀟灑地一轉身,人便走了。

只留下氣得全身發抖的家聿,還有臉色鐵青的裴浩。

他推開家聿,後者又氣得大聲質問:「你不是說他是你同事嗎?為什麼會吻你?那一晚是哪一晚?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你很囉嗦,滾開。」裴浩根本不想解釋。想到居然有兩個男人為了自己爭風吃醋,他就覺得荒謬到讓人生氣!

裴浩推開家聿便要回房,卻讓對方拉住。「我是你男朋友,我有權利知道!」

裴浩也動氣了,狠狠一推家聿。「那好,請你先解釋一下,那個駱書翰是誰!」

家聿退了一步,一愣。「就是同學啊……」

「同學?」裴浩冷笑。「很好,那朱肖染也就是我的同事,這麼簡單!」

「你胡說!」家聿重又捉住裴浩手腕。「同事會吻你嗎?他還跟我下戰書說要追你,我不管,你立刻告訴他你是我的,叫他別纏著你!」

「我叫他別纏著我他便會聽的話,你現在就不會在我家了!」裴浩向來討厭另一半的逼問,加上朱肖染的事實在令人心煩,家聿的質問更讓他怒火越燃越旺。「還有,請你搞清楚,我不是你的,你再繼續鬧下去,我們之間就完了!」

決絕的話讓家聿嚇了一大跳,見裴浩要進房,他連忙堵在門口不讓他去,「浩,你別這樣,我連生氣也不行嗎?」

裴浩瞪他一眼,「行啊,你愛怎麼樣都行。」他轉身走向餐桌。

家聿趕緊追上,委屈地嚷嚷:「我是你男朋友啊,我只是想要一個合理的解釋,難道不對嗎?你這樣子有點過份……」

「我過份?」裴浩霍地轉身,「在我出差兩個禮拜回到家裡,才想著要休息的時候便看見你和男人抱在一起,你說誰比較過份!而你,居然還敢質問我!」

裴浩越想越生氣,看見桌上封好的飯菜,想起這是家聿和駱書翰一起做的,氣得手一揮,將它們掃到地上。

  忙了兩個小時、沒被吃上幾口的菜餚讓裴浩撥到地上,散了一地。看見自己的心意竟被如此踐踏,家聿又心疼又委屈,向來對裴浩百般忍受的他再忍不下怒火,大吼:

  「我哪裡過份了!我和阿翰什麼都沒有,哪像你和朱肖染都抱在一起、吻在一起了,你說說看是哪一個過份?我花了那麼久的時間,你居然、居然……」

  家聿又怒又氣,然而在看見裴浩倔傲冷硬的臉後,想起朱肖染成熟的風采,一陣心慌又湧上心頭,怒火頓被恐懼取代。

他緊緊抱住裴浩,「浩,你不要我了嗎?我什麼都沒做啊,我沒跟阿翰講那些有的沒的啊,我沒想讓他看見你的,只是、只是……」

想起高二社團成果展那回的風暴,家聿惶恐不已,見裴浩掙扎著要將他推開,雙臂攏得更緊,只怕這一回會被丟得老遠、再也見不到裴浩。

「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……」他一迭聲道歉,聲音已然哽咽。「我不會問了,再也不問了,對不起……」

雖然不知道自己究竟錯在哪裡,但如果不道歉不退一步,裴浩便會不要他了啊!隨便怎樣都好,要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行,就是別和他提分手!

抱著裴浩的身子已經顫抖,家聿瞅著裴浩冷漠的神情,忙吻住他緊抿的唇角,只求對方能對他笑一笑。

哪知道唇才剛碰了下裴浩,後者居然攢起眉頭,「你夠了沒有!」

煩躁不堪的裴浩要閃躲,偏偏家聿不死心,他一怒之下,索性彎起膝蓋用力一頂。

也不知道頂到家聿哪裡,對方痛得彎下腰,有好半晌都說不出話,連聲痛字也喊不出,只是抱著腹部縮成一團。

裴浩有點心疼,按理來說他該原諒家聿了,可是弄成這種模樣,卻有點拉不下臉,伸出的手懸在半空,停了幾秒,才僵著臉問:

「喂,你沒事吧?很痛嗎?」

「嗚……」小狼狗沒講話,抱著肚子痛得臉色慘白。

「我說了我很累,你卻偏偏要……」裴浩頓了下,正想彎下身扶起家聿,後者居然用力揮開他的手。

那是家聿第二次將他推開。頭一回是他想約May來吃飯,好讓家聿對他死心。當他們開始交往之後,家聿光黏著他都不夠了,根本不可能推開他。

向來,只有自己對家聿擺冷臉、露出厭惡表情的份,哪知道……

「嚴家聿,你在鬧什麼脾氣?」裴浩發火了,見家聿只是低著頭不看他,他氣得踢了下地上的剩菜剩飯。「好,你要想蹲在這裡,隨你!」

他轉頭便要回房,進門前卻聽見家聿大吼一聲:

「裴浩,你太過份了!」

裴浩腳步一頓,回過頭卻看見家聿白著臉,滿臉怒容。他從沒見過小狼狗發脾氣,要有,也是半帶委屈,以鬧脾氣居多;哪像現在,臉上全是怒色,還連名帶姓喊他。

看著裴浩,家聿氣得發抖,最後一咬牙。「這一次,我不會原諒你了!」

說罷,他拿起掛在椅子上的背包,蹣跚地走出門,而裴浩只是怔愣地看著被甩上的門,臉色也慢慢沉下。

你不原諒我?那也得看我原不原諒你!

居然敢用那種音量吼他?既然如此,那就算了!

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  說算了,好像也不能真的算了。冷戰的頭幾天,裴浩還因為朱肖染的事情煩惱,尚可將小狼狗的事擱一邊,不用去想;然而等了幾天,他不能不想。

  平時一個禮拜沒見的時候會想念,吵架的時候心頭忐忑,不過四天裴浩已沉不住氣了。

  他想不透小狼狗為何會撂下不原諒的話,如果是因為朱肖染的事……氣頭一過,他也覺得該跟他好好解釋清楚,當時的自己,脾氣真的太衝了。

  再次婉拒朱肖染的邀約,不看對方失望的臉色,裴浩回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撥電話給家燿。

  不撥給小狼狗的理由很簡單,他需要先問問家燿最近幾日小狼狗的表現如何,如果是一哭二鬧三上吊,那可能還好哄一些;如果是表情木然又一付行屍走肉的模樣,那就要費些功夫——這都是交往一年半累積下來的經驗——雖然小狼狗鮮少這麼做。

  然而裴浩卻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——

  (你問那笨蛋怎麼樣?)家燿的聲音透著驚詫。(很好啊,一樣好吃好睡好白痴,天天快快樂樂的去上學,平平安安的回到家,不過回來的比平時晚……他不是去找你嗎?)

  裴浩一愣,說不清心頭是什麼滋味,含糊幾句就掛了電話。

  開心?一切如常?那傢伙……完全沒一絲一毫波動,難道那場爭吵是自己的幻覺嗎?

  裴浩應該感到生氣的,但是卻有股不安爬上心頭。

  這一次,我不會原諒你了!

  小狼狗的話重新浮現在腦海中,那樣的決絕……決絕之後,便是心死的漠然了嗎?

  裴浩坐在沙發上,煩躁不安地閉上眼睛。

  四周很靜,沒有他甜死人不償命的撒嬌聲音、沒有他在屋裡走動的聲響,少了一個人的家,就不叫做家了。

  在更早之前,他或許會算了、鬆一口氣,但在做了要和那條笨狗好好走下去的決定之後,他無法再無動於衷。

  想起那晚自己的表現,裴浩懊惱地拍了下額頭。

  自己是不是太得理不饒人了?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他並不是這個樣子的啊。是否因為得到對方的愛太過簡單、得到對方的道歉太過輕易,反而忘了誰是誰非、孰對孰錯,忘乎所以的得寸進尺起來?家聿一再的退讓反而讓自己變成了一個不懂得珍惜、態度惡劣的孩子。

  是誰寵誰呢?是誰不夠成熟呢?裴浩閉著眼睛長嘆一口氣。

  思念在空盪的屋裡,蔓延開來……

 

創作者介紹

馮君

fongjun20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